header
logo  
  
站内搜索:
 
【当前位置】: 首页>> 东坡文化>> 《东坡志林》释译赏析(三十五)
《东坡志林》释译赏析(三十五)
2017-08-15 16:15:19  作者:  来源:互联网  文字大小:【】【】【

 

 

 徐康

 

 

  [原文]

 

  昙秀相别[1]

  苏

 

  昙秀来惠州见予[2],将去,予曰:“山中见公还,必求一物,何以与之?”秀曰:“鹅城清风,鹤岭明月,人人送与[3],只恐它无着处[4]。”予曰:“不如将几纸字去,每人与一纸,但向道:此是言《法华》书里头有灾福[5]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[注释]

  [1] 本篇系苏轼于绍圣四年(1097)正月作于惠州。

  [2] 昙秀来惠州见予:昙秀,又名芝上人,苏轼友人。苏轼诗中多次提到他,并有诗称其“老芝如云月,炯炯时一出”。绍圣四年(1097),苏轼被贬于惠州,昙秀特地前来探望苏轼。

  [3] 鹅城清风,鹤岭明月,人人送与:鹅城,指惠州,因惠州有鹅岭,故名。《方舆胜览》卷三六《惠州》:“郡名鹅城。旧经相传有古仙放木鹅流而至于此,因建城,故至今称为鹅城。”鹤岭,即白鹤峰,在惠州沿江之东。《方舆胜览》卷三六《惠州》:“白鹤峰,在江之东,旧称惠阳为鹤岭者,以此山下有合江楼,苏子瞻所居。”“鹅城清风,鹤岭明月”,人人皆可“送与”,则系玩笑之语,因“清风”与“明月”都是一种虚拟之物,并无实指,如何“送与”?

  [4] 无着处:即无安放之处。

  [5] 《法华》书里头有灾福:《法华》,指《法华经》,全称《妙法莲华经》,因用莲华(莲花)比喻佛所说清净微妙,故名。《法华经》是佛教的主要经典之一,其中宣扬念经可以使众生得到和佛一样的智慧,甚至免灾得福。苏轼《赠上天竺辨才师》:“何必言法华,佯狂啖鱼肉。”

 

  [赏析]

 

  虽处逆境,玩笑中自见诙谐

 

  苏轼一生,乐观旷达,无论处何逆境,都能化忧为谐,将清苦的处境变为玩笑的场所。这一点,应看作苏轼自比常人高出一筹之处,亦应视为苏轼性格的闪光之点与可爱之处。

 

  苏轼晚年屡遭构陷,被朝廷佞臣参奏,一贬再贬,竟至远徙海南惠州。他有位至交好友,名昙秀,又名芝上人。据苏轼于绍圣四年(1097)正月二十一日所写的《书(苏)过送昙秀诗后》一文中所说:“今昙秀复来惠州见余”。好友昙秀不远千里,云游到惠州去看他。由此已可见二人交情非同一般。苏、昙欢晤十日,昙秀同他告别离去时,苏轼问他:“山中之人见先生回去,必定会向你要一样这里的土特产,你看拿什么送给他们好呢?”昙秀回答得非常洒脱,且颇含禅意:“我想要的是‘鹅城清风’与‘鹤岭明月’”。昙秀又说,若要拿这两件礼物送给他人,只恐怕拿它没地方安放啊。”于是苏轼说:“不如送几张字去,给朋友们每人一张,只向人们说:这是表明《法华经》书里有灾祸也有福分啊。”这也是一句开玩笑的话。

 

  这段文字中需要说明的是:一、昙秀(芝上人)离去时所要之赠物不过是清风、明月,此乃谢绝赠物之戏说也,因清风与明月并非人能掌控且可随意“送”与他人的;二、苏轼回答昙秀的“《法华》书里头有灾福”,亦是开玩笑;以玩笑语相回敬,既可见二人关系的融洽、和谐与不一般,亦可见二人的机智、诙谐与幽默。当时的背景,是正当宋哲宗继位后,起用自称维护新法的官僚,打击“旧党”,苏轼于是又被列入惩处名单,一贬再贬而至惠州。虽然远谪蛮荒之地,又只有微小的官职,然而苏轼乐观诙谐的本性不改。适逢好友不远千里来访,且晤谈投机,彼此间相知甚深,故尔用语幽默。苏轼身处逆境时的达观性格,亦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

  苏轼的这篇《昙秀相别》,其背景还涉及苏轼的幼子苏过,得补充一段故实。

 

  苏轼的幼子苏过(1072—1123),字叔党,时人称为“小坡”。 叔党自号斜川居士,有《斜川集》问世。苏轼晚年贬谪惠州、儋州,叔党皆随行。昙秀赴惠州拜访苏轼,适逢苏轼生病,发誓“绝不作诗”。然所喜“儿子(苏)过粗能搜句,时有可观。”东坡认为“可观”的诗,即苏过的这首七律,诗曰:“三年避地少经过,十日论诗喜琢磨。自欲灰心老南岳,犹能茧足慰东坡。来时野寺无鱼鼓,去后闲门有雀罗。从此期师真似月,断云时复挂星河。”现就原诗试译如下:

 

  吾父苏轼自绍圣元年(1094)贬官“惠州安置,不得签书公事”,已整整三年。自迁谪以避灾祸以来,极少有人来此经过;而老友昙秀却来到惠州吾父之贬地,相伴十日纵谈诗歌,欣喜地相互推敲琢磨。吾父自遭贬谪,本已心灰意冷,只等老于惠州边陲之地,未料老友(昙秀)竟不怕脚掌磨起茧皮,远道自端州来惠州,看望慰勉(东坡)。客人来时山中寺庙尚无敲打鱼形木鼓之声,客人走后庭院冷落,门可罗雀。从那以后,期盼着昙秀师再来,亦如期盼夜晚的月亮,在断断续续的云层中出没,悬挂于遥遥的星河。

 

    东坡对儿子苏过的这首诗颇为欣赏,他在《书(苏)过送昙秀诗后》一文中说:“今昙秀复来惠州见余……特为书之,以满行橐”(tuo,一种口袋,即行囊)。苏轼有诗称其“老芝如云月,炯炯时一出”,意为:芝上人啊,好比云中之月;炯炯然,亮闪闪,偶尔才出现一次。从诗中的称颂也可以看出,苏轼与昙秀(芝上人)诚笃的友谊。

 

责任编辑:杜涛
 本文引用地址: http://www.dpzx.net/article/2017/0815/article_22338.html

【返回顶部】  【关闭窗口】
最新文章  
  《东坡志林》释译赏析(三十五)
  一楼景远
  三苏祠荔枝红
  “东坡光影里的山水·东坡区篇”征文入...
  父亲的爱情
  槐花香里忆父亲
  东坡故里在场写作竞赛 我区作家袁志英 ...
热点文章  
  情系家乡 共绘人文新东坡——区作协“走遍家...
  书香东坡 全民阅读——我区近年扎实推进全民...
  《东坡志林》释译赏析(二十二)
  文化惠民走基层 东坡百姓欢乐多——我区迎春...
  川剧进校园 弘扬传统文化
  《东坡志林》释译赏析(二十三)
  区作协:龚村采风 感受新村巨变
图片新闻  
我区现代农业产业园区跻身“国”字号
我区现代农...
快乐运动 健康东坡——我区第一届职工运动会掠影
快乐运动 健...
区第五次党代会掠影
区第五次党...
东坡竹园开放 市民休闲新去处
东坡竹园开...
东坡区环境治理模范表扬晚会掠影
东坡区环境...
全国第九届残运会暨第六届特奥会火炬传递东坡掠影
全国第九届...
footer
 
主办:眉山市东坡区新闻中心
协作单位:眉山网
建议IE5.5  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
2002-2012 眉山网版权所有©  ICP备 10025679号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        四川省互联网举报中心